<video id="p17jr"><listing id="p17jr"><i id="p17jr"></i></listing></video>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video id="p17jr"></video></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p17jr"></menuitem><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2021兩會 鞏固脫貧成果 推進鄉村振興
走在復興大道上
首頁 > 專稿 > 正文

【建黨百年特稿】減貧奇跡鑄豐碑

2021年06月30日 09:26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經過全黨全國各族人民共同努力,在迎來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前夕,我國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現行標準下9899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3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12.8萬個貧困村全部出列,區域性整體貧困得到解決,完成了消除絕對貧困的艱巨任務,創造了又一個彪炳史冊的人間奇跡,樹立了人類減貧史上的豐碑。

  脫貧映照共產黨人的初心

  追溯中國扶貧歷程,會發現一組看似“矛盾”的數據:1994年,全國貧困人口8000萬,經過16年的扶貧之后,到2011年,全國剩余貧困人口居然增長到1.22億。

  是中國扶貧不力,以致貧困人口越扶越多嗎?不是。恰恰相反,貧困人口數據之變,正是中國共產黨全心全意為人民謀幸福初心的體現。

  中國第一次制定扶貧標準是1986年,貧困線劃在206元,對應的貧困人口數量為1.25億,扶貧工作主要解決的是溫飽問題。到上世紀90年代初,在農村貧困問題大大緩解的同時,貧困問題由普遍性分布呈現分層、分塊、分化等新特征,區域間發展不均衡問題凸顯。中共中央提出建設小康社會目標,繼續推進大規模扶貧開發國家行動。1994年,國務院印發《國家八七扶貧攻堅計劃(1994-2000年)》,按照當時年人均純收入500元的貧困線標準,全國農村貧困人口為8000萬。

  經過大規模的扶貧開發,這8000萬貧困人口有沒有消減呢?答案是肯定的。

  2001年中國制定新世紀第一個十年農村扶貧開發綱要時,將扶貧標準提高到865元,對應的貧困人口數量為9422.8萬。進入21世紀,中共中央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對扶貧工作重點與瞄準對象作出重大調整,把中西部地區作為扶貧工作重點區域,在592個國家扶貧工作重點縣的基礎上,選定15萬個貧困村作為扶貧對象,實施參與式“整村推進”扶貧。中央取消農業稅,建立新型農村合作醫療等一系列農村社會保障制度,農民負擔重的狀況得到根本性改變。按照當時的扶貧標準,到2010年底,中國農村貧困人口減少到2688萬人,貧困發生率降為2.8%。

  那么,中國貧困人口為何又“增長”到了1.22億呢?

  原來,中國再次大幅提高了扶貧標準。

  2011年制定新世紀第二個十年農村扶貧開發綱要時,將扶貧標準提高到2300元,對應的貧困人口數量為1.22億。這標志著,中國扶貧開發從以解決溫飽為主要任務的階段,轉入鞏固溫飽成果、加快脫貧致富、改善生態環境、提高發展能力、縮小發展差距的新階段。

  事實上,中國共產黨從成立之初起一直在為消除貧困不懈努力。早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中國共產黨就團結帶領廣大農民“打土豪、分田地”,幫助窮苦人翻身得解放。新中國成立后,面對一窮二白、百廢待興的困難局面,中國共產黨團結帶領人民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發奮圖強、重整山河。土地改革廢除了延續2000多年的封建土地制度,消除了造成農民貧困的主要制度因素。對農業、手工業和資本主義工商業進行社會主義改造,為從根本上解決貧困問題提供了最基本制度保證。建立以集體經濟為基礎、以“五!敝贫群吞乩后w救濟為主體的農村初級社會保障體系,使占世界近四分之一人口的中國人民特別是農民的基本生活需求得到初步滿足。

  1978年12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開啟了中國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期。改革開放初期,面對中國農村貧困人口基數大、貧困發生率高的嚴峻形勢,黨中央提出到20世紀末人民生活達到小康水平的目標,實施一系列農業農村重大改革,從國家層面開展大規模、有計劃、有組織的扶貧開發。國家成立專門扶貧機構,確定了扶貧標準、重點片區和貧困縣,啟動實施“三西”農業建設。一系列重大舉措,解放了農村生產力,釋放了農村活力,推動了農村經濟發展,促進了農民收入增加和觀念更新。

  中國人實現整體脫貧

  2014年,我國組織80多萬人,進村入戶開展貧困精準識別。通過一年的努力,全國共識別貧困村12.8萬個、貧困戶2948萬個、貧困人口8962萬。之后,經過建檔立卡“回頭看”,補錄貧困人口,剔除識別不準人口,最終確定全國貧困人口為9899萬。

  精準識別為的是精準施策。

  黨的十八大召開之際,中國貧困形勢依然嚴峻,面對的都是貧中之貧、堅中之堅。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貧困人口全部脫貧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的底線任務和標志性指標,將脫貧攻堅納入“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明確到2020年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的目標任務,匯聚全黨全國全社會之力打響脫貧攻堅戰。

  在脫貧攻堅實踐中,中央創造性地提出并實施精準扶貧方略,做到扶持對象、項目安排、資金使用、措施到戶、因村派人、脫貧成效“六個精準”,實施發展生產、易地搬遷、生態補償、發展教育、社會保障兜底“五個一批”,解決好扶持誰、誰來扶、怎么扶、如何退、如何穩“五個問題”,增強了脫貧攻堅的目標針對性,提升了脫貧攻堅的整體效能。脫貧攻堅實行中央統籌、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的脫貧攻堅管理體制和片為重點、工作到村、扶貧到戶的工作機制,構建起橫向到邊、縱向到底的工作體系。各級黨委充分發揮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作用,實行脫貧攻堅一把手負責制,中西部22個省份黨政主要負責同志向中央簽署責任書、立下軍令狀,省市縣鄉村五級書記一起抓。脫貧攻堅期內,貧困縣黨委政府正職保持穩定。截至2020年底,全國累計選派25.5萬個駐村工作隊、300多萬名第一書記和駐村干部,同近200萬名鄉鎮干部和數百萬名村干部一道奮戰在扶貧一線。

  8年來,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指揮、親自部署、親自督戰,出席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7次主持召開中央扶貧工作座談會,50多次調研扶貧工作,連續5年審定脫貧攻堅成效考核結果,連續7年在全國扶貧日期間出席重要活動或作出重要指示,連續7年在新年賀詞中強調脫貧攻堅,每年在全國兩會期間下團組同代表委員共商脫貧攻堅大計,多次回信勉勵基層干部群眾投身減貧事業。習近平總書記走遍全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考察了20多個貧困村,深入貧困家庭訪貧問苦,傾聽貧困群眾意見建議,了解扶貧脫貧需求,極大鼓舞了貧困群眾脫貧致富的信心和決心。

  8年來,黨和人民披荊斬棘、櫛風沐雨,發揚釘釘子精神,敢于啃硬骨頭,攻克了一個又一個貧中之貧、堅中之堅,9899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清零,脫貧攻堅取得了全面勝利!

  為人類減貧貢獻中國經驗

  消除貧困是全球性難題。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成功消滅絕對貧困,為世界各國、為全人類減貧探索了新的路徑。

  那么,人類減貧之路該怎么走?中國減貧經驗是什么?

  一是堅持以人民為中心。

  100年來,不管國際國內形勢如何變化,中國共產黨始終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始終堅守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的初心使命,以堅定不移的信念和意志,團結帶領人民與貧困作斗爭。在脫貧攻堅沒有硝煙的戰場上,廣大黨員、干部以熱血赴使命、以行動踐諾言,用自己的辛勞換來貧困群眾的幸福。脫貧攻堅以來,1800多名黨員、干部為減貧事業獻出了寶貴生命,用實際行動踐行了為人民犧牲一切的誓言。

  二是把減貧擺在治國理政突出位置。

  貧困地區發展條件差,貧困人口自我發展能力弱,消除貧困僅僅依靠個體、區域、民間等力量遠遠不夠,必須作為執政黨和國家的責任,上升為國家意志、國家戰略、國家行動。中國共產黨始終把消除貧困作為定國安邦的重要任務,制定實施一個時期黨的路線方針政策、提出國家中長期發展規劃建議,都把減貧作為重要內容,從國家層面部署,運用國家力量推進。建立脫貧攻堅責任體系、政策體系、組織體系、投入體系、動員體系、監督體系、考核評估體系等制度體系,為脫貧攻堅順利推進提供了有力支撐。發揮政府投入的主體和主導作用,寧肯少上幾個大項目,也要優先保障脫貧攻堅資金投入。8年來,中央、省、市縣財政專項扶貧資金累計投入近1.6萬億元,其中中央財政累計投入6601億元。打響脫貧攻堅戰以來,土地增減掛指標跨省域調劑和省域內流轉資金4400多億元,扶貧小額信貸累計發放7100多億元,扶貧再貸款累計發放6688億元,金融精準扶貧貸款發放9.2萬億元,東部9省市共向扶貧協作地區投入財政援助和社會幫扶資金1005多億元,東部地區企業赴扶貧協作地區累計投資1萬多億元。統籌整合使用財政涉農資金,強化扶貧資金監管,確保把錢用到刀刃上。真金白銀的投入,為打贏脫貧攻堅戰提供了強大資金保障。

  三是用發展的辦法消除貧困。

  貧困問題說到底是發展問題。中國作為擁有14億人口、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發展是解決包括貧困問題在內的所有問題的關鍵。中國共產黨始終把發展作為執政興國的第一要務,集中精力搞建設、謀發展,通過發展解決不平衡不充分問題,創造了經濟快速發展奇跡和社會長期穩定奇跡。從新中國成立后進行土地改革、建立社會主義制度,到改革開放后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到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全面免除農業稅,再到黨的十八大以來實行農村土地所有權、承包權、經營權“三權分置”和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中國共產黨不斷消除導致貧困的制度性、結構性因素,不斷促進農村發展、農民增收。積極順應全球化潮流,堅定不移擴大對外開放,對外貿易持續快速增長,為廣大農村勞動力創造了大量就業崗位、拓寬了增收渠道。

  四是立足實際推進減貧進程。

  貧困問題具有多樣性和復雜性,致貧原因也呈現差異性和多元性。中國立足本國國情,根據不同發展階段和經濟社會發展水平,根據貧困人口規模、分布、結構等的變化,科學制定減貧標準、目標、方略,不斷創新減貧理念、方法、手段。新中國成立后,主要是通過社會制度變革和大規模社會主義建設減緩貧困。改革開放以來,主要是通過農村經濟體制改革和經濟增長帶動減貧。進入新時代,在繼續堅持開發式扶貧的同時,實施精準扶貧方略,扶貧路徑由“大水漫灌”轉為“精準滴灌”,資源使用方式由多頭分散轉為統籌集中,扶貧模式由偏重“輸血”轉為注重“造血”,考評體系由側重考核地區生產總值轉為主要考核脫貧成效。

  五是發揮貧困群眾主體作用。

  貧困群眾是脫貧致富的主體。扶貧減貧既要借助外力,更要激發內力,才能形成合力。中國充分尊重、積極發揮貧困群眾主體作用,激發培育貧困群眾內生動力,增強參與發展、共享發展、自主發展的能力,使貧困群眾不僅成為減貧的受益者,也成為發展的貢獻者。改進扶貧方式,建立正向激勵、比學趕超的有效機制,更多采用生產獎補、勞務補助、以工代賑等方式,激勵貧困群眾依靠勞動創造幸福。

  六是匯聚各方力量形成強大合力。

  扶貧減貧是艱巨復雜的系統工程,需要調動各方積極參與。中國共產黨依托嚴密組織體系和高效運行機制,廣泛有效動員和凝聚各方力量,構建政府、社會、市場協同推進,專項扶貧、行業扶貧、社會扶貧互為補充的大扶貧格局,形成跨地區、跨部門、跨單位、全社會共同參與的多元主體的社會扶貧體系。加強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實現優勢互補,縮小區域差距。積極開展定點扶貧,組織各級黨政機關、人民團體、國有企事業單位和軍隊幫扶貧困縣或貧困村。廣泛動員民營企業參與扶貧開發,廣泛動員社會組織、公民個人積極參與脫貧攻堅,開展扶貧公益活動……

  100年來,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

  偉哉,中國的減貧奇跡!

  壯哉,中國脫貧全勝的豐碑。ń洕請笥浾 黃俊毅)


(責任編輯:景遠)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