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p17jr"><listing id="p17jr"><i id="p17jr"></i></listing></video>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video id="p17jr"></video></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p17jr"></menuitem><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2021兩會 鞏固脫貧成果 推進鄉村振興
走在復興大道上
首頁 > 滾動資訊 > 正文

多種方式推進新型農村集體經濟發展

2021年07月12日 13:08   來源:農民日報   高鳴

  農村集體經濟是我國農村經濟和社會主義公有制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鄉村振興戰略實施的重要抓手和保障。2021年中央一號文件指出“2021年基本完成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階段性任務,發展壯大新型農村集體經濟”。新型農村集體經濟迎來了發展機遇。

  相比傳統的農村集體經濟,新型農村集體經濟是基于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后的集體經濟組織,以共同富裕為目標,以市場化資源配置為核心,產權更為清晰、集體資產底數更為清楚、集體成員資格更為明晰,引入現代企業管理制度,多種經營模式的一種新型的經濟形式。各地積極探索新型農村集體經濟的有效實現形式,為發展壯大農村集體經濟、推動鄉村振興、實現共同富裕提供必要保障。

  產業主導,推動當地特色產業發展。有些地區以農業發展為核心,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或提供農業生產托管服務,增加集體收入。山西省長治市屯留區駝坊村村集體通過入股農機專業合作社,為周邊農戶提供生產托管服務。據統計,2020年為4000多戶農民提供生產托管服務,負責1.3萬多畝玉米、6000多畝蔬菜生產,為村集體增收近5萬元。有些地區以科技園、工業園為載體,發展工業產業帶動新型集體經濟的發展。江蘇省張家港市永聯村通過招商引資,村集體通過入股和提供土地等資源,增加集體收入,2020年村集體收入近1000萬元。有些地區以區位優勢為依托,通過發展文化服務、管理服務、物流經濟等服務業,增加村集體收入。浙江省縉云縣洪坑橋村修建輻射周邊的農貿市場,通過收取攤位費、物業管理費增加村集體收入,每年村集體經營性收入可增加30萬元。

  資源挖掘,充分利用當地資源條件。有些縣城城關鎮所在地利用當地富有增值優勢的土地資源發展物業經濟。廣西賀州市平桂區望高鎮興建“農民超市+立頭農產品展銷專柜”并進行公開招租,每年租金達9.8萬元,切實增加了村集體經濟收入。有些地區以土地股份合作社形式發展村級集體經濟,助力農業發展。一些村莊充分挖掘“四荒地”“四邊地”等“沉睡”資產的功能價值,使特定市場需求與當地資源條件相匹配,在發展新型農村集體經濟上取得了較好效果。甘肅省榆中縣水泉灣村實行“村集體經濟+股民+市場”模式,對“四荒地”(未承包到戶的荒山、荒溝、荒丘、荒灘)等資源進行集中開發,或通過招標發展鄉村旅游、民宿、電子商務、現代農業,實現村級集體經濟創收增收。一些地區以人才帶動為思路,動員和選拔有能力、思路開闊的致富能手、外出經商人員、大學畢業生等充實到農村基層黨組織,或采用“大戶承包”“聯戶承包”等經營管理模式,強化新型農村集體經濟發展基礎。安徽省亳州市牛集鎮推行“鄉土人才+基地+農戶”模式,建立800余人的鄉鎮人才信息庫,吸引優秀人才回流100余人,充分發揮人才引領示范作用,發動近200人參與領辦村級集體經濟發展項目,促使村集體經濟發展壯大。

  資金入股,提高集體資金利用效率。一些地區在強化資產補貼政策的同時,推動各級財政投入資金量化入股。浙江省溫州市積極開展財政支農資金折股量化扶貧試點,積極支持村資源開發、集體物業等項目,再折股量化給低收入農戶,有效促進低收入農戶增收。一些地區將碎片化的農村扶貧資金整合后注入到村集體經濟組織,與外引企業聯合發展村集體經濟,建立“以企帶村、以村促企”的利益聯結機制。廣西東興市整合利用各級扶貧資金3500多萬元,組織各村、社區積極探索村集體經濟發展道路,其中江平鎮交東村組織農戶以土地或勞動力入股,由村集體經濟合作社與企業合作經營,開展蝦塘出租、林地出租、土地出租、種植“紅姑娘”紅薯等,2020年上半年村集體收入達到47萬元,相比2019年全年收入增加6萬余元,切實增強了村集體經濟實力。

  資產盤活,提升閑置資產的使用率。一些地區積極盤活閑置的或低效使用的宅基地、水塘、舊辦公樓、舊校舍等存量資產,采取社區自主經營、租賃等方式發展經營性集體經濟,實現資源利用效率最大化。四川省資陽市雁江區晏家壩村采取“閑置房屋+集體經濟+職業經理人”“集體建設用地+工商資本”“村集體經濟組織+平臺公司+工商資本+農戶”“四方合作”等多種模式,高效盤活廢舊房屋和閑置宅基地100余戶116宗,引進56家業主,發展18家民宿、13家餐飲、9家電子商務,促使集體經濟發展壯大。

 。ㄗ髡邌挝唬恨r業農村部農村經濟研究中心)


(責任編輯:景遠)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