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p17jr"><listing id="p17jr"><i id="p17jr"></i></listing></video>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video id="p17jr"></video></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p17jr"></menuitem><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2021兩會 鞏固脫貧成果 推進鄉村振興
走在復興大道上
首頁 > 滾動資訊 > 正文

西遞宏村品書香

2021年07月12日 10:17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王蘭生

  黃山古稱“黟山”,坐落于黃山南麓的黟縣,因山得名。西遞和宏村位于黟縣境內,距今已有八九百年歷史,堪稱名副其實的“古村落”。它集博大精深的傳統文化、古樸精美的建筑文化、山清水秀的生態文化、獨具特色的徽州文化于一體。這里是讓游子們看得見山、望得見水、記得住鄉愁的世外桃源,游人多“來了不想走,走了還想來”,暢游其中,如同置身文化殿堂。

  當年西遞宏村的選址、造型、命名非常講究,頗有文化。有“桃花源里人家”美譽的西遞,古稱西川(西溪),取溪水西流之意,后官府在此設立傳郵驛站,遂改名“西遞”。西遞四面環山,兩溪穿流,整個村落,宛如一條揚帆遠航的大船。宏村被公認為“中國畫里的鄉村”,起始名為弘村,取“思弘祖業之意”,至清乾隆年間,因犯了與弘歷皇帝重名的忌諱,才不得不改稱“宏村”。整個宏村建筑,清一色的粉墻黛瓦,“前有柔美的南湖相照,后有蒼翠的雷山依靠”,中有“半個月亮爬上來”的月沼鑲嵌,還有流經各家各戶的“中國最早的自來水”點綴!昂问戮痛瞬粪従,月沼南湖畫不如。浣汲何妨溪路遠,家家門前有清溪!钡拇_,跨越百年的人造水系工程,歷經三次大建臻于完善,既方便居民生活消防之需,又為村落陡增靈秀之氣,著實令人嘆為觀止。

  走進西遞宏村,在高高的“馬頭墻”里,在神秘的“天井”下面,隨處可見精美的磚雕、木雕、石雕、彩繪等建筑藝術!皫装倌耆思覠o非積善,第一等好事便是讀書”“善為至寶一生用,心作良田百世耕”……最吸引我這個習文弄墨者眼球的,當屬垂掛于廳堂內的楹聯。這些楹聯,正草隸篆一應俱全,不少還出自名家之手,無不飽含著主人的追求向往和對子孫后代的勸諭告誡,讓我在欣賞書法藝術之時,深受傳統文化洗禮!白x好書營好商效好便好,創業難守成難知難不難”,從篤敬堂的這副名聯,我讀懂了“賈而好儒”“務實向上”的徽州人。而瑞玉庭的那副“錯字聯”,把“快樂每從辛苦得”的“辛”字多寫了一橫,把“便宜多自吃虧來”的“虧”字多加了一點,意在告訴人們多辛苦一點就多快樂一分,多吃虧方能多收益。從中足見書者和用者的匠心及睿智,令人過目不忘,回味無窮。

  徽商重視文化教育是出了名的。有了成就的徽商大都選擇回鄉投資興教。我國有四大著名書院,沒想到小小的宏村竟也有個“南湖書院”。南湖書院是1810年由村里的商人共同集資,在“依湖六院”基礎上改擴建而成的,占地6000多平方米,由志道堂、文昌閣、啟蒙閣、會文閣、望湖樓、祗園組成。我想,這在全國恐怕也是絕無僅有的。而在西遞還演繹著“孟母三遷”的動人故事:富商胡尚燾,為讓兒子成才,斷然丟下杭州的生意,回鄉建了一處東園,專心陪伴兒子在此隱居苦讀,望子成龍的夙愿終得實現。教育是文化的根脈,興教必然促進興業興村乃至興皖興國。明清時期,從西遞宏村走出了不少政壇巨頭和商海大鱷,為黟人津津樂道的當屬“刺史牌坊”坊主胡文光、大清內閣中書汪康年、民國總理汪大燮、紅頂商人胡貫三、汪定貴。1919年5月初,北洋政府密令和談代表在喪權辱國的《巴黎和約》上簽字,據說就是時任外交委員會委員長的汪大燮得知后,告訴北大校長蔡元培,后來引發了五四運動。

  《光明日報》( 2021年07月10日 11版)


(責任編輯:景遠)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