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p17jr"><listing id="p17jr"><i id="p17jr"></i></listing></video>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video id="p17jr"></video></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p17jr"></menuitem><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2021兩會 鞏固脫貧成果 推進鄉村振興
走在復興大道上
首頁 > 滾動資訊 > 正文

呵護鄉村孩子的詩心

2021年07月09日 10:09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大樹說:/我是大力士,/我能撐起整片藍天。/我倒立著說:/你瞧,我能撐起整個大地!”這首名為《誰是大力士》的詩,出自一位鄉村孩子之手,2010年出生的她現在是湖南資興市興寧鎮坪石完小的一名學生。當這首詩與其他鄉村孩子的作品一同刊登在《詩刊》雜志上時,不少讀者深受感動,紛紛留言“孩子的心靈最能觸動人心”“真情、真誠,永遠最動人!”“童心寫在了天空和大地上”。

  最近一段時間,不少鄉村孩子的詩在互聯網上流傳,有的從鄉村物象抓取詩意,如岳金福的《云》;有的表達哲理智慧,如涵涵的《河里的心事》;有的傳遞對親人的思念與人生感懷,如樊嘉的《我的宇航員爸爸》。相對于矯揉造作、玩弄形式技巧或套路化的寫作,這些詩雖然水平參差,但都是鄉村孩子發自內心之作,具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的審美特質。它們以純真質樸的情感和充滿泥土芬芳的語言讓人們感到一種詩意,也難怪不少原本對詩歌“無感”的人讀后都表示深受感動。大家一方面驚嘆于鄉村孩子驚人的文學表現力和創造力,一方面希望更多力量參與其中,呵護鄉村孩子的詩心,讓孩子們與詩為伴,快樂成長。

  呵護鄉村孩子的詩心,需要激發他們的創作熱情,讓他們在讀詩、作詩中感受到文學給予人的豐富滋養。中國作協和各地方作協發揮公共文學服務的職能,通過詩人進校園、鄉村學生與詩人結對子等形式讓孩子們走近詩歌;“是光詩歌”鄉村詩歌教育公益組織為全國1000多所鄉村中小學的10萬名孩子,帶去了人生第一堂詩歌課;“美麗中國”支教項目的老師為鄉村孩子播種詩歌的種子……孩子們的創作熱情被點燃,成長之路亦被點亮。

  呵護鄉村孩子的詩心,需要引導他們如何更好表達!睹娦颉吩疲骸霸谛臑橹,發言為詩,情動于中而形于言!痹姼璨粌H是語言的藝術,更是情感的藝術。引導鄉村孩子如何作詩,不是為了培養小天才或者小詩人,而是希望他們通過詩歌接受情感教育、審美教育、文化教育。對于鄉村孩子,尤其是留守兒童而言,他們和成人一樣,有生活的困惑和苦惱,而詩歌可以成為他們尋找情感寄托,表達內心渴望的方式。

  呵護鄉村孩子的詩心,需要讓孩子們在寫詩的過程中有獲得感。不少面向少兒作者的文學期刊和網絡平臺通過開設“00后”“校園”等欄目選登鄉村孩子的詩作,鼓勵創作;一些企業還通過“大山詩歌瓶”活動征集作品,將鄉村孩子的詩作印在產品包裝上,讓他們的作品廣泛流傳;一些少兒詩歌節、兒童詩歌賽也有針對性地面向鄉村孩子,吸引他們參加……這些舉措讓鄉村孩子們渴望有人分享、有人肯定自己創作的心愿得以實現。

  在我們被鄉村孩子充滿童心的鮮活詩作感染的同時,也應加大力度關心、支持、呵護鄉村孩子的創作,讓詩意常伴他們身旁。


(責任編輯:景遠)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