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p17jr"><listing id="p17jr"><i id="p17jr"></i></listing></video>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video id="p17jr"></video></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p17jr"></menuitem><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2021兩會 鞏固脫貧成果 推進鄉村振興
走在復興大道上
首頁 > 滾動資訊 > 正文

兩類農業保險將覆蓋13個糧食主產省份所有產糧大縣

2021年07月07日 09:46   來源:人民日報   

  本報北京7月6日電 (記者趙展慧)7月6日,國新辦舉行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針對擴大三大糧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險和種植收入保險實施范圍的政策進行解讀。財政部副部長鄒加怡表示,針對稻谷、小麥、玉米這三大糧食作物開展的完全成本保險和種植收入保險,將逐步從在6省產糧大縣試點擴大至覆蓋13個糧食主產省份的所有產糧大縣,中央和地方財政對投保農戶實施保費補貼。

  鄒加怡表示,前期試點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效,受到廣大農戶的歡迎,因此此次決定擴大政策實施范圍。前期試點過程中,試點險種的畝均賠款高于直接物化成本保險95.5%,高于大災保險22.8%,極大鼓勵了農民種糧的積極性,試點地區的三大糧食作物種植面積一共增加了38.28萬畝,同時保證了農民的糧食收益,防止脫貧的農民再次返貧。

  這兩類保險的提標擴圍時間表已經明確,今年首先要覆蓋13個糧食主產省份大約60%的產糧大縣(500個),明年覆蓋這些省份的全部產糧大縣,所有農戶都可以投保。其中,完全成本保險覆蓋農業生產的總成本,包括了直接物化成本、土地和人工成本,主要功能是彌補主要自然災害、重大病蟲害等導致的損失;種植收入保險主要是覆蓋農業種植收入因為價格、產量波動而導致的損失,這兩種保險的保障水平最高都可以達到相應品種種植收入的80%。

  農業保險出險概率較高,保費收得高又會影響農戶投保意愿,因此如果沒有財政的支持很難持續。此次三大糧食作物的農業保險政策擴面提標,中央和地方財政對投保農戶實施保費補貼,在省級財政補貼不低于25%的基礎上,中央財政對中西部以及東北地區補貼45%,對東部地區補貼35%。鄒加怡介紹,近些年中央財政不斷加大對農業保險的支持力度,推動我國農業保險工作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2020年,我國農業保險保費收入規模達到815億元,成為全球農業保險保費規模最大的國家,財政支持是加快農業保險高質量發展的重要保障!

  此次政策同時明確要求承保機構綜合費用率不高于20%,也就是承保機構經營的成本不高于20%,實現“保本微利”的要求。財政部金融司司長王克冰解釋,這一要求的目的是為了降本增效,保護農戶的利益,按照去年我國農業保險保費規模815億元測算,綜合費率每下降1個點,就相當于向農戶讓利8億元左右。同時他認為,把綜合費用率控制在20%以內也是符合客觀規律、現實可行的,這幾年農業保險的綜合費用率實際是23%左右,隨著保費實施范圍擴大加之各種科技手段的輔助都會促進綜合費用率的降低。

  農業保險綜合費用率降低,并不意味著資金使用效率的降低。農業保險發揮了重要的杠桿作用,去年,中央財政撥給農業保險補貼資金285.39億元,為1.89億農戶提供風險保障的規模實際達到了4.13萬億元,相當于中央財政補貼資金的使用效果放大了145倍。農業保險也讓財政資金使用更精準,誰受災發給誰,提高資金的使用效率。同時,農業保險和農村信貸還能形成協同效應,投保農業保險,農戶提高了信用等級,貸款更容易,也降低了銀行信貸的風險,實現了“1+1﹥2”的效果。

  雖然發展迅速,我國農業保險仍存在一些發展短板,比如“擴面、增品、提標”還有較大的空間,保險服務支撐系統特別是數據信息支撐還不夠,承保機構服務基層的能力需要進一步提高。鄒加怡表示,今后要繼續加強對農業保險的支持力度,進一步加強農業保險的基礎設施建設,包括加快建設農業數據信息平臺,還要暢通農業保險服務的“最后一公里”,同時加強承保機構的資質管理,做到承保到戶、定損到戶、理賠到戶。


(責任編輯:景遠)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