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p17jr"><listing id="p17jr"><i id="p17jr"></i></listing></video>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video id="p17jr"></video></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p17jr"></menuitem><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2021兩會 鞏固脫貧成果 推進鄉村振興
走在復興大道上
首頁 > 滾動資訊 > 正文

“90后”麥客:持北斗導航麥田“淘金”

2021年06月28日 09:37   來源:新華網   

  新華社烏魯木齊6月27日電 題:“90后”麥客:持北斗導航麥田“淘金”

  新華社記者高晗

  28歲的阿地力·沙拉木是一名職業麥客,在他看來“麥客”是一份很酷的工作。

  仲夏時節,驕陽似火。天山山脈以南的新疆庫車市齊滿鎮的麥田里,阿地力·沙拉木正在操作手機般大小的北斗導航控制器,設置好聯合收割機作業路徑后,他只需站在一旁觀察機械收割情況。

  記者在麥田邊的樹蔭下見到了阿地力·沙拉木。聽說記者來了,他和正在閑聊的麥農們便圍攏過來!胞準占疽彩寝r閑節”,農民們七嘴八舌地談論著,絲毫感受不到麥收的忙碌。

  在阿地力·沙拉木的記憶里,小時候收麥一定是全家齊上陣,每天只能收割1畝地,麥收季更是長達1個多月。

  以前,每到麥收季節,沿著夏糧從南到北的豐收線,麥客隨處可見,他們追逐小麥成熟的軌跡,一路向北,如候鳥一般。

  “我小時候用鐮刀割麥子的時候就想,如果以后能像神話故事里不用人工收麥就好了!卑⒌亓Αど忱菊f,因為他的父親是一名拿鐮刀的麥客,整個夏天他幾乎見不到父親的身影。

  如今,麥收變得簡單,傳統麥客成為歷史,與此同時,一批掌握高科技的新麥客如雨后春筍般涌現。

  新麥客阿地力·沙拉木并沒有從巴扎(維吾爾意為“集市”)上買一把曾經賴以生存的鐮刀,而是在麥田間玩起了“手機”。他說:“通過北斗導航,就能精確收割路徑,省時省力!

  記者在麥田邊看到,配備北斗導航的聯合收割機在一塊塊麥田里來回穿梭,只需要十幾分鐘,便完成了一畝小麥收割、分濾麥粒、粉碎秸稈等一系列工序。

  阿地力·沙拉木給記者算了一筆賬,每畝地賺60元的收割費 ,每天收入2000多元,一年收入7萬多元,這抵得上半臺聯合收割機的價錢,“麥客這個職業賺錢得很呢”。

  眼下的新疆,北斗導航系統已在小麥收割、滅茬、深松耕地、無人機植保等多個領域廣泛應用,使農業的生產質量和效率大大提升,去年,新疆麥收機械化率達到97.48%。

  隨著機械收割速度的加快,跨區域作業的阿地力·沙拉木的足跡早已超過了父親當年的收麥半徑。明年,阿地力·沙拉木計劃著更遠的收割半徑——翻過天山,奔赴更大的麥田。


(責任編輯:景遠)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