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p17jr"><listing id="p17jr"><i id="p17jr"></i></listing></video>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video id="p17jr"></video></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p17jr"></menuitem><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2021兩會 鞏固脫貧成果 推進鄉村振興
走在復興大道上
首頁 > 滾動資訊 > 正文

我的入黨故事|做瑤族“女愚公”,是我藍鳳秀最自豪的事

2021年06月17日 09:30   來源:新華網   

  我叫藍鳳秀,廣西上林縣西燕鎮岜獨村上綢莊農民。1942年出生的我是一名“老”黨員,但不是黨齡老,而是2012年成為正式黨員時我已經70歲。

  早在多年前,我寫了幾封入黨申請書。在1997年2月5日寫的申請書的落款日期下,我寫著:“不能入黨,任務沒有完成,還要奮戰,再等以后!

  1996年成為上綢莊的隊長后,我決心要解決長期困擾村民的水電路問題,不帶領鄉親們過上好日子就不入黨。

圖為藍鳳秀(2021年4月9日攝)。新華社記者胡佳麗攝

  上綢莊是一座瑤寨,通往外界要跨越一座400米高的敢李山,要穿過只能一個人走的羊腸小道。只有16戶、80多口人的寨子被圍困在大石山深處,一個“窮”字包含千言萬語的苦,苦的根源就是沒有路。

  以前我和村民護送年輕人外出治病,結果抬到半路就去世了。這是扎在我心里的一根刺,如果路好走一些是可以撐到醫院的,年紀輕輕的人不會就這樣沒了,身后的老人和孩子就不會那么孤苦。

  我不能再等下去!我要向大石山開炮!

  2006年正月,我帶領8名村民正式向敢李山鑿石取道,有7個人年齡超過60歲。年輕人耐不住貧困都出去打工,莊里只剩下20多名老人和小孩。

  專業工程隊測算,3公里盤山公路需要花幾十萬元。我動員兒子捐出到廣東打工多年攢下的8萬元,自己拿出3萬多元積蓄,村民拼拼湊湊,最后自籌15萬元、外借3.5萬元。

藍鳳秀(右一)帶領村民修路(資料圖)。上林縣委宣傳部供圖

  沒錢雇挖掘機、推土機,我們就用下田做農活的工具修路。開山修路需要爆破,我就去學習爆破,經手大概4000斤炸藥,引爆4000多枚雷管。

  在開山修路的300多天里,我每天都在工地,最早一個出工,最后一個收工。有時天全黑了我還要留在工地。其實我很怕黑,尤其害怕走農村的夜路,但我告訴自己要勇敢。

  2007年春節前,長達3公里的盤山公路竣工。由于沙石路面不牢固,一次山洪將路基沖得干干凈凈。政府部門下撥130噸水泥用于路面硬化,我帶著村民購買破碎機自行碎石,沒有震蕩器就用腳踩壓實。

  2008年,這條公路全面硬化,路口立了一塊石碑,寫著“母親天路”。從此“藍媽媽”成為我的別稱。

藍鳳秀行走在“母親天路”上(2021年4月9日攝)。新華社記者胡佳麗攝

  開山辟路,“母親天路”直通山外;鉆井引水,鄉親們喝上了“放心”水;帶動致富,貧困村變成示范村。

  我琢磨著底氣差不多夠了,就把入黨申請書遞交黨組織。2011年正值建黨90周年,我迎來一個光榮又激動的日子。那年6月,我在黨旗下宣誓成為預備黨員,終于圓了多年的夢想。

  一直以來,我切身體會到哪里有困難,哪里就有共產黨員出現,為民排除萬難。岜獨村2017年脫貧摘帽,現在干鄉村振興這件大事,我繼續和大家一起建設上綢莊。

  我老了,走路要拄著拐杖,但我的腦子沒有停止思考:村頭堆垃圾的地方,要推平了做停車場、娛樂場;村里還有20畝荒地,要復耕種植油茶發展產業……

  入黨不是終點,而是新的起點。以一名共產黨員的身份奮斗余生,是我這輩子最自豪的事情。

  記者:胡佳麗、雷嘉興

  編輯:初杭


(責任編輯:景遠)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