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p17jr"><listing id="p17jr"><i id="p17jr"></i></listing></video>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video id="p17jr"></video></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p17jr"></menuitem><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2021兩會 鞏固脫貧成果 推進鄉村振興
走在復興大道上
首頁 > 滾動資訊 > 正文

駐村書記的美學實驗

2021年06月03日 10:05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5月14日,這是王濤作為重慶市巫山縣雙龍鎮安靜村第一書記的最后一天。離開前沒來得及和鄉親們好好話別,他只是在朋友圈里發布了一個月前村支兩委發給他的榮譽村民證書的照片,宣告3年8個月的駐村任期結束。

  雙龍鎮曾是重慶市18個深度貧困鄉鎮之一。安靜村全村建檔立卡貧困戶占比一度達17%,意味著最窮時幾乎每5個村民中就有1人貧困。雖然安靜村地處小三峽腹地、紅葉漫山遍野,但對此前尚未徹底脫貧的村民來說也不過是當柴火用。

  王濤先后在重慶舞蹈學校、四川美院、重慶市文聯工作,曾說“農村,只出現于我的鏡頭中!2017年,剛滿40歲的王濤赴安靜村擔任第一書記。一個從未與農村、農民、農業發生過關聯的文藝工作者,來到了貧困村。

  王濤用美學改造鄉村的試驗邁出第一步,價值沖突也隨之而來。到達安靜村的第一天晚上,王濤感嘆“這是拍攝星空的絕佳場所”。為美化周邊環境,駐村工作隊提出在村委會門口修一堵廢磚石壘疊的文化墻,墻體以磨盤、石碾形成抽象“北斗七星”。施工未畢,就被村民們稱為“一個豆腐渣工程”。

  第一書記的職責是帶領村民脫貧。初到農村,王濤曾以“藝術家眼光”認定竹編是一個掙錢門道,好說歹說勸服村里的老篾匠陳畢堂制作了各種竹編制品。上網一比價,才發現根本沒有價格競爭力。

  在融入鄉村的過程中,用藝術開創鄉村振興之路的方向也逐漸清晰。安靜村占地8.34平方公里,由兩個村合并而來,720戶村民居住分散,道路崎嶇陡峭。王濤在村民幫助下學會了在機耕道上騎摩托車,走訪了全村村民和村里64口山坪塘、飲水池。3年時間里,他騎壞了4輛二手摩托車。深入走訪形成的報告和工作日志,幫助改善了村里的基礎設施。

  2018年,重慶市文聯邀請專家到安靜村調研,基于本地豐富的紅葉資源和農村勞動力現狀,提出發展巫山紅葉葉雕文創產業。

  紅葉產業,最初在村民眼里是“窮得只能薅樹葉子吃了”。王濤請來藝術家,向村民展示葉雕的魅力。2018年11月8日,村里的第一個葉雕工藝培訓班免費開班。摘一片合格紅葉3-5分、雕刻一片合格葉雕3-5元……紅葉雕攪動了安靜村的靜!叭2240人,嚴格說沒有一個村民與葉雕產業不相關!蓖ㄟ^培訓,許多村民逐漸掌握了葉雕所需的數十道工序。一年后,安靜村里即使是老年人,生產季僅靠紅葉采摘,一天的收入也可達200元左右。

  2019年11月,安靜村村民趙本坤牽頭籌建巫山縣鴻森雕刻有限公司,村民入股占60%,公司占股30%,村委會占股10%。2020年,安靜村的葉雕產品銷售收入超過26萬元。村里還發展起以脆李和柑橘為主的種植業。村民修起旅游步道,串聯起大寧河沿線的幾個景點,鄉村旅游也逐漸升溫。2019年年底,安靜村最后7戶15人脫貧,貧困發生率為0。

  2020年,在重慶市舉辦的中國國際智能產業博覽會上,安靜村的紅葉書簽傳到了各國來賓手中。離任前,王濤和接任的第一書記還在探討擴大消費扶貧范圍的可能性。這場實驗,仍在安靜村進行著。

  陳波/寫文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景遠)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