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p17jr"><listing id="p17jr"><i id="p17jr"></i></listing></video>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video id="p17jr"></video></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p17jr"></menuitem><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2021兩會 鞏固脫貧成果 推進鄉村振興
走在復興大道上
首頁 > 滾動資訊 > 正文

編織幸福的日子

2021年06月02日 10:11   來源:人民日報   喬忠延

  她在開心地笑,說:“我那塊玉米地,撒種、松土、鋤草,忙得腰酸背疼,只賣了1400塊錢。撿起玉米皮編織用品,沒多時竟賣了1500塊錢!”她叫趙愛萍。

  她在開心地笑,說:“哪能想到草編會賺錢呀!在家里看著電視,哼著小曲,擺弄著玉米皮,不知不覺竟然上萬元到手了!”她叫楊俊蓮。

  她和她也在開心地笑,她們坐在開往河北邢臺的大巴上,發來開懷大笑的照片,說:“我們去梁營村教草編啦!”她叫王艷玲,她叫閆梅蓮。

  來自山西省臨汾市老干部局的扶貧隊員們,看著鄉親們開心的笑容,笑得和鄉親們一樣開心。

  一

  還在擔任臨汾市婦聯主席時,張瑞萍就已開始為婦女創業致富四處奔波。草編進入她的視野,源于一次下鄉的見聞。那天,張瑞萍在隰縣下桑峨村胡同里行走,只見墻根下坐著好幾個曬太陽的老婆婆。她笑瞇瞇地問候道:“老人家,都挺好吧!”

  “好啥呀?”一位銀發大娘回答道。老人名叫袁芳英,已經80歲高齡。老人說,人老啦,干不動了,沒用啦。

  難道這些老人家真的沒用了?驀然間,張瑞萍想起小時候常見鄉村的爺爺奶奶,編筐子編簸箕,拿到集市賣錢,便提出了這個想法,可那位老大娘卻搖搖頭說:“不是先前了,那東西沒人要了!

  此后,張瑞萍心里一直惦記著那些老人,總謀算草編這活兒輕,對于鄉村的中老年婦女,不失為一種獲得收入的途徑。

  這個念頭付諸實施,是張瑞萍的工作有了調整,擔任臨汾市委組織部副部長、老干部局局長之后。

  臨汾市老干部局的扶貧點在安澤縣下石村。這是個偏遠的村子。從臨汾城到安澤縣要走上百公里山路,從安澤縣城到下石村還有85公里山路。全村215戶500多人,分散在4個自然村里,貧困戶和貧困人口占到半數以上。

  扶貧工作隊隊長、老干部局副局長李保恩和幾名隊員,很快達成共識,為村里爭取項目、建辦公房、安裝電話、改水改廁,很快村里面貌煥然一新。但是,扶貧更需要激發內在的活力,才能徹底拔掉窮根。李保恩他們在思考。這里雖說沒有礦產資源,但好處是沒有污染,出產的雜糧、雞蛋等土特產,正是城里人最喜歡的綠色食品,可以往這個方向大力發展。但是,新的問題又產生了。土地有限,收成有限,而且很多中老年婦女閑在家里沒有活兒干。

  張瑞萍就是在這個當口出現的。在下石村一路行走,河谷里蔥蘢的玉米吸引了她的視線。這些不正可以讓在家的婦女有個生計嗎?于是,草編就這樣啟動了。過去,玉米皮要么廢棄為垃圾,要么焚燒為灰燼,如今變廢為寶,成為脫貧致富的一件寶貝。

  編織對于這些農家婦女來說并不陌生,她們從小就會編筐子、縛笤帚?蛇@都是簡單的手藝,與編出能夠賣錢的精美用品還有不小差距。沒有技術,就請師傅來教。張瑞萍一打聽,百里外的聞喜縣已先行一步,有成熟的技術。于是趕緊驅車前往,把草編能手請了過來。村里的婦女們爭先恐后地學技術,磨破了手指還在堅持。趙愛萍就是其中的一員。觀看、模仿、揣摩、實干,不像,拆了,再編。編了拆,拆了編,連續幾天下來,她終于學會了絞編、平編等多種技法。當一個精美的坐墊出現在眼前時,趙愛萍笑了。笑了的不只她一個人,還有30多位鄰家姐妹,她們都學成了,出師了。

  二

  從坐墊到果籃,從茶盤墊到茶杯套,從生活用品到居室裝飾品,從能人巧手到人人動手,下石村的草編如春芽破土,蓬勃發展。小物件3元、5元不等,而一件精巧的工藝品,可以賣到數千元甚至上萬元。這活兒不耽誤農田勞動,不耽誤一應家務,用鄉親們的話說,這是坐在家里掙錢。

  張瑞萍和李保恩算了一筆賬。安澤縣玉米面積多達32萬畝,每畝純收益約500元,以每戶人家種植20畝計算,收入在1萬元左右。如果推廣玉米皮編織,每戶至少可以再增加1萬元的收益。如此好事,何樂而不為?就這樣,草編在安澤縣迅速鋪展開來。

  草編擴大到了全縣,可張瑞萍和同事們仍然不滿足。十指編織,不是高難度的技藝,也不是辛苦的體力活,通過培訓學習后可以很快上手。他們一合計,又向臨汾全市推廣開去。培訓班迅速開辦起來,汾西縣、永和縣、隰縣、蒲縣……先后舉辦各類培訓班90多期,培訓學員7000多人,其中100余人成為骨干。在骨干們指尖的舞動中,一件件精美的工藝品逐漸成型。半年前還是個新手的趙愛萍,經過刻苦的學習,開始站上講臺,為新學員傳授編織的技巧。講臺下,是一雙雙如饑似渴的眼睛。就這樣,他們學中干,干中學;學中教,教中學。草編的舞臺上,好戲連臺。

  這一天,張瑞萍和同事們來到隰縣下桑峨草編扶貧基地,想看看有什么問題需要幫助解決。一進門就見姐妹們說說笑笑,手不停,嘴不閑,忙得不亦樂乎。走近了,還沒等張瑞萍張口,就有位大娘問候她:“妮子,又來啦!”她這才發現,對方就是曾坐在村胡同曬太陽、跟她拉過家常的大娘袁芳英。大娘告訴她,現在她們這些老人也有了掙錢的活兒。說著,就是一陣樂呵呵的笑。

  三

  草編剛起步時,下石村還沒有收獲玉米。沒有玉米皮,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怎么辦?河里沒魚市上多,臨汾城里賣糯玉米的商販到處可見。這天,解放西路的一家玉米攤前,出現了一個不請自到的幫手,她幫著挑選、過秤,裝袋前,還幫著買家剝掉玉米皮。她就是張瑞萍。醉翁之意不在酒,張瑞萍在收集草編的玉米皮。在她的帶動下,老干部局的同仁相繼出動。市老齡志愿公益協會的朋友知道了,也跟著出動,一群熱心人活躍在大街小巷。撿回來,整理好,送到村里,送進戶中。

  草編蓬勃興起,有人開始擔憂,這能否成為一個持續發展的產業。如果產品滯銷,可以說,這條路就走到了盡頭。他們先是在安澤縣辦起草編服務公司,進而擴大到全市范圍,專門負責營銷事宜。農家只管編織,成品有人專門收購、運輸和銷售,沒有后顧之憂。接著,臨汾草編產業協會成立,協調產供銷一應事宜,形成一條龍服務。剛剛退休的李保恩挑起了會長的擔子,繼續著先前的忙碌。

  草編雖然是傳統的編織工藝,可如果墨守成規,很難有進一步的發展。張瑞萍等人請來市剪紙協會會長郭素琴當技術總監。郭素琴是當地有名的民間工藝能手,一聽說是發展草編,脫貧致富,郭素琴很快組成了一個工藝研發團隊,反復琢磨如何提高草編的品位。他們發現,只有將過去司空見慣的日用品,編織成人見人愛的裝飾品、藝術品,草編才會有廣闊市場,才能長銷不衰。經她指導,曹記鳳創作的《鳳穿牡丹》亮相第五屆中國(山西)特色農博會,婦女們集體創作的一批藝術品在各類展銷會上被爭相搶購……

  臨汾的草編出名了!各種工藝精湛的產品在義烏國際小商品博覽會、臨汾非遺文化活動周等活動中亮相展銷,人們嘖嘖稱贊。郭素琴獲“三晉巧姐”獎、王艷玲獲山西省“鄉土文化能人”獎……

  草編藝術化,品位步步高,市場拓寬了,價值增加了,活力更強了。不只是趙愛萍外出講課,楊俊蓮、王艷玲、閆梅蓮等一批農家婦女脫穎而出,成為傳經送寶的鄉村草編能手,編織出幸福的日子。


(責任編輯:景遠)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