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p17jr"><listing id="p17jr"><i id="p17jr"></i></listing></video>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video id="p17jr"></video></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p17jr"></menuitem><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2021兩會 鞏固脫貧成果 推進鄉村振興
走在復興大道上
首頁 > 滾動資訊 > 正文

“摔”出一片天,鄉村“摔跤校長”帶山里孩子成功逆襲

2021年05月13日 09:43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在江西省萍鄉市武功山風景名勝區麻田中心學校的摔跤館,朱志輝(中)給學生示范摔跤動作要領(2020年11月11日攝)。 新華社記者胡晨歡攝

  “農村娃娃首先要把書讀好,有練摔跤的勁,不如多幫家里干點農活!

  在羅霄山脈北支武功山深處的萍鄉市蘆溪縣新泉小學,聽說新來的體育老師朱志輝,要在學校推廣摔跤等項目,其他老師都面露驚色。

  那是1996年,朱志輝剛從江西省萍鄉市體校畢業,來到萍鄉市蘆溪縣新泉小學任教。

  如今,朱志輝的學生已斬獲近400枚獎牌。由于表現優秀,朱志輝從2006年開始擔任小學校長。摔跤取得的成績,也給他所在的山區學校帶來了越來越多的關注和資源。學校掛起了3個“國字號”招牌:全國教育系統先進集體、國家級體育傳統項目學校和國家級青少年體育俱樂部。

  扎根:我們校長是體育老師

  短小的身材、粗壯的臂膀、黝黑的臉龐……初見朱志輝,很難將他與校長、摔跤教練聯系起來。

  “當年我在萍鄉體校的專業是舉重,臨近畢業選修了摔跤專業,這才誤打誤撞與摔跤結緣!敝熘据x說,剛來這里時,這所山村學校只有巴掌大的校舍,擠著三百來個學生,大家相信讀書才能走出大山,對于體育很陌生。

  朱志輝一開始“推銷”的是舉重運動。教學中,他發現學生更喜歡具有對抗性的摔跤,于是把重心調整到摔跤上。為了提升自己的理論和實踐水平,一有時間,朱志輝就研究比賽視頻、琢磨教學方法,抱著人型沙袋練習摔打。

  當時,學校辦學經費緊張,建設一個專業摔跤訓練場館對朱志輝而言不太現實。但架不住他的軟磨硬泡,最終,學校挨著圍墻給摔跤隊搭建了一間60平方米木瓦結構的簡陋訓練室。

  有了訓練場所,朱志輝又為訓練器材發愁!罢媸欠晟介_路,遇水架橋!彼哑噧忍ゼ舫砷L條,供學生們進行肌肉拉伸訓練;用木頭制成進行深蹲練習的杠鈴,靠控制兩端木頭片的厚度調節杠鈴重量;帶隊員去學校附近的小溪投擲石塊,鍛煉手臂力量。

  朱志輝還打起了母校的“主意”,在一通訴苦后,萍鄉體校同意讓他把淘汰的杠鈴、摔跤墊、深蹲架、人形沙袋等專業器械拖回簡陋的訓練室。

  擺在朱志輝面前的難題遠不止這些。他漸漸發現,一些學生練著練著就不來了,“學生文化成績退步了,就把‘鍋’甩給摔跤課!敝熘据x又得上門解釋,同時督促學生學業。

  暑假集訓,朱志輝帶著摔跤隊員,一人一張涼席鋪在教室的地上,一睡就是兩個月。他早起買菜,每天訓練結束后帶著幾名稍大一點的隊員洗菜、做飯。

  功夫不負有心人,1997年,這群孩子參加市運動會,獲得6金12銀的好成績。

  朱志輝備受鼓舞,摔跤隊一直辦了下來。他也從一名新手教師,成長為小有名氣的體育教師。鑒于他的優秀表現,2006年他擔任起麻田中心學校校長。

  “破天荒!體育老師還能當校長!痹谫|疑和驚訝中,朱志輝開啟了以體育育人之路。

  抽枝:摔跤隊員“升職”記

  1997年,被領進摔跤隊時,只有10歲的曾漢金,已在村里“打”出了名氣。

  在不少教師看來,曾漢金是一個令人頭疼的學生,躲都來不及?墒侵熘据x卻認為這個孩子“敢打敢拼”,是摔跤的好苗子。

  “不行,孩子本來就頑皮,再跟著學武術,那以后就更不服管教了!痹谠鴿h金父母看來,有了一身“功夫”,孩子以后更容易惹禍。

  朱志輝苦口婆心解釋著體育能夠塑造人的道理。他還拿自己舉例,身材矮小的他在體育中收獲了自信,成為一名體育老師。

  好說歹說,在曾漢金父母半信半疑中,朱志輝把孩子帶走。在入隊后的第一場較量中,一連三個回合,曾漢金都輸了!八硬皇谴蚣,要學會在規則里贏”,這是曾漢金在摔跤隊學到的第一個道理。

  過了新鮮勁,練習扎馬步、側手翻、引體向上……高強度的訓練讓曾漢金叫苦不迭,隔三岔五逃訓。朱志輝鼓勵他:“放棄了,前面的苦就白吃了!

  一次訓練中,曾漢金踝關節受傷,昔日的“小霸王”痛得坐在地上抹眼淚,哭著要回家。朱志輝幫他穿鞋子,系鞋帶,在臺階前蹲下身子,“來,趴在我背上!”

  背去食堂吃飯,飯后又背回教室,放學后再將他交到父母手里。就這樣,朱志輝背了曾漢金半個月。

  暑期訓練時,曾漢金吃住都和朱志輝在一起。這個不一樣的老師,徹底走進了曾漢金的心里,他決定要跟著老師好好練。

  摔跤打開了曾漢金人生另一扇門,他連續4年獲江西省少兒賽冠軍,一步步從市體校闖入國家隊,還獲得全國摔跤錦標賽第二名。

  “怎么一眼看出是不是摔跤運動員?”曾漢金說著,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他的耳廓與常人不同。摔跤的時候,一般都會緊緊抱住對方的頭,而被抱者又會盡力掙脫,耳廓很容易骨折變形。

  “‘跤耳’不是練出來的,是‘摔’出來的,只有經過錘煉的摔跤員才有!闭f這話時,曾漢金臉上透著一絲驕傲。

  2012年,曾漢金因傷退役,回到麻田中心學校任教,“如果不是朱志輝老師把我領進摔跤隊,我現在可能只是個‘小混混’”。

  如今,麻田中心學校摔跤隊又迎來新鮮血液,一位叫鐘文昱的年輕女孩開始擔任教練!爱敃r在萍鄉市體校訓練時,曾漢金老師是我的教練!辩娢年耪f,去年體校畢業后,她就想著像曾老師一樣用體育帶動鄉村學校發展。

  “作為女性摔跤教練,很多學生開始對我很好奇。但體育精神不分男女,我要把拼搏進取的觀念傳遞給他們!辩娢年耪f。

  發芽:摔跤吧!同學們

  如今,麻田中心學校有學生600余人、教職員工47人,甚至有從縣城學;亓鞯膶W生。在朱志輝的帶領下,麻田中心學校儼然從一所不知名的山村學校,成為遠近聞名的摔跤特色學校。

  朱志輝剛擔任校長時,學校僅有一棟教學樓,辦學條件困難!耙坏较掠,要擺磚頭鋪條路!辈簧俸⒆由贤瓿踔芯碗S家人一起外出打工了。

  朱志輝決定把摔跤作為突破口,體教結合,培養陽光、自信、全面發展的學生。

  每斬獲一枚獎牌,摔跤隊的孩子都會帶回家先“炫耀”幾天,再將它送到校長朱志輝手里。隨著摔跤隊越辦越好,獎項越拿越多,朱志輝都快記不清獎牌的數量了。

  25年來,朱志輝這所鄉村學校培養了上百名摔跤運動員,其中56人被省、市級體校選中,一人闖進國家隊。

  摔跤對孩子們來說,不僅僅是身體的錘煉,更是性格的塑造。麻田中心學校摔跤隊員林俊安,在老師和家長眼里一直是個內向的孩子,“在練摔跤之前,甚至有人說我有抑郁癥!奔尤胨雨犞,林俊安逐漸開朗起來,在與教練和隊友的“切磋”中,他也逐漸愿意開口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臉上的笑容也多了。

  林俊安的妹妹林俊熙,從小就喜歡跟在哥哥身后一起訓練、玩耍。去年,10歲的林俊熙終于如愿以償正式加入摔跤隊,成為為數不多的女隊員!扒岸螘r間剛打贏了隊里一個男孩!碧崞疬@個小小“戰績”,她掩飾不住臉上的得意,“媽媽很支持我,想讓我得冠軍呢”。

  農村家長對體育的輕視是與生俱來的,在“練體育能有什么出息”的質疑中,學校摔跤隊立下了規矩:如果期中、期末連續兩次考試文化課成績在及格線以下,就不能繼續參訓,也不允許代表學;蛩雨犕獬鰠①。

  “一個高水平的運動員,必須要有文化成績作支撐!敝熘据x說。

  隨著學校的辦學資金逐漸寬裕,朱志輝燕子銜泥般從桌椅到教學樓都在“更新換代”。2018年,一座鋪有專業摔跤墊的室內摔跤館正式啟用。

  為普及摔跤技能,學校將“摔跤進課堂”作為校本課程開發的起點,把每個班的體育課安排為兩節連堂課,確保每個學生每周都能上一次80分鐘的摔跤專項訓練課。

  如朱志輝所愿,學校的很多學生都愛上了摔跤,附近的家長和村民也逐漸了解了這項運動。一年一次的摔跤藝術節也應運而生,孩子們“寫摔跤”“畫摔跤”“跳摔跤舞”等,在競技場外,體驗摔跤帶來成就感。

  但朱志輝也清楚,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去省隊、國家隊,每個孩子天賦不同,成為專業運動員的概率小。摔跤給了孩子另一個出路,但能走多遠,沒人能保證。于是,書法、美術、舞蹈等興趣小組活躍起來。體操課、圍棋課、足球課、乒乓球課等體育類課程也日漸豐富。

  “體育不僅能強身健體,還能讓孩子們有規則意識和拼搏精神,提高抗挫折能力!敝熘据x說。(記者姚子云、胡晨歡、張歡)


(責任編輯:景遠)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