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p17jr"><listing id="p17jr"><i id="p17jr"></i></listing></video>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video id="p17jr"></video></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p17jr"></menuitem><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2021兩會 鞏固脫貧成果 推進鄉村振興
走在復興大道上
首頁 > 滾動資訊 > 正文

山區小學校長莊桂淦扎根農村47年:“我愿意在這里一直扎下去”

2021年04月27日 10:05   來源: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從教47年,福建省政和縣西津畬族小學校長莊桂淦全方位守護著學生們的成長,建設美麗的校園。

  在大山里,在他的努力下,許多孩子擁有了屬于他們的溫暖生活,也擁有了未來的更多可能。

  屋外的竹林,沙沙作響,在福建省政和縣西津畬族小學校長莊桂淦的耳邊,已經回蕩了47年。

  莊桂淦一生少有積蓄,幾乎把工資都花在了撫養留守兒童上。他只有一個女兒,但守護了逾千名困難家庭孩子的成長……

  蓋校舍、修操場

  建起美麗的校園

  莊桂淦翻開泛黃的相冊,回憶歷歷在目:1974年,17歲的毛頭小伙子從福建省福州市來到南平市政和縣,從海邊城市到落后的大山,莊桂淦被眼前的情景觸動了——

  四周是望不到邊的山,腳下是厚厚的泥,山路崎嶇,外頭教師請不來,山里娃子出不去。怎么辦?看著山里孩子們一雙雙清澈的眼眸,莊桂淦思索著。

  “我當時想,越苦也意味著越有施展的空間!鼻f桂淦留了下來,在政和縣石屯鎮石門小學當了8年的代課教師。1982年,調到外坂小學后,學校的情形讓他決定大干一場:全校只有3個班和3名教師;沒有校舍,生產隊的倉庫就是教室;幾張破書桌加上學生自帶的小板凳,就是學校的全部物資……

  “邊教書邊籌建,為了這些孩子,到處求人也值得!”莊桂淦想。與村干部溝通、回家鄉籌款、向全社會發出倡議書……莊桂淦帶著老師們東奔西跑。終于,外坂小學有了第一幢教學樓。學生開始回流,教師們也能更安心工作了。

  1989年,莊桂淦來到石屯鎮西津畬族小學當校長。踏進校園,他看到教學樓墻壁破裂,破舊的教室還會漏雨;沒有自來水也沒有水井,飲水極為不便;沒有宿舍樓,師生奔忙于家校之間;沒有操場,校園里幾乎全是泥巴地,雨天一地泥漿;僅有的一條通往公路的坡道坑坑洼洼,往返很不安全。

  面對破敗的校園,莊桂淦沒有退縮。他堅信:“只要有信心,我們這個山區?梢越ǖ酶抢飳W校一樣漂亮!睕]有水喝,那就身體力行跟著打井師傅淘泥砌石,一口30多米深的水井,流出的汩汩清水滋潤著校園師生;沒有運動場所,那就帶著家人和老師出力,一座操場漸有雛形;外地教師沒有地方住,那就發動社會人士籌集助學資金近30萬元,一座二層教師宿舍樓拔地而起……

  “教了一輩子書,也干了一輩子募捐!被貞浧鸾50年的育人生涯,莊桂淦說。

  管學習、顧生活

  做孩子們的親人

  進入新世紀,隨著石屯鎮外出務工的村民越來越多,如何照顧好留守兒童的學習和生活,成為莊桂淦面臨的新難題!安簧俸⒆又形鐩]地方吃飯,假期沒地方去!痹趺崔k?辦寄宿制學校的想法浮現在腦海。

  2004年,在試點收留學生在教師宿舍中住宿后,西津畬族小學正式改制為寄宿制學校,一棟由教學樓改造而成的宿舍樓里,陸續住進了80多個留守兒童。自此,莊桂淦的生活節奏再也沒有變過——每天早晨6點起床,督促學生起床、疊被子、洗漱、晨讀;中午,他又開始值午班,維持住宿生秩序;周末,為了節約有限的經費,他在校園周邊開辟菜園,在田地里忙碌……有的寄宿生年紀小,他和愛人梁純愛還經常為他們洗頭、洗腳、洗澡。

  “有些家長長期在外打工,學生周末回家也沒人照看,干脆一個學期都住在學校里。為了照顧孩子,我們假期里也沒有休息過!鼻f桂淦說!澳挲g大的孩子還比較懂事,碰上一、二年級的孩子,半夜想家的時候還會哭,有時候甚至會爬起來找爸爸媽媽!绷杭儛壅f,這時候會把孩子摟在懷里哄著他們睡覺,“別哭,別哭,在學校里,我就是你們的奶奶!

  作為一名退休教師,梁純愛原本打算退休后跟女兒一起住,但是學校里寄宿生越來越多,莊桂淦一個人忙不過來,她就自告奮勇留在學校里無償當起了“保姆”。每天晚上,夫婦倆都要巡夜兩次,分別在晚上11點和深夜兩點,看看孩子們要不要起夜、有沒有不舒服、被子有沒有蓋好!白顡暮⒆觽兺砩仙,衛生所離得遠,要背著孩子去看病!狈驄D倆回憶。

  從石屯鎮走出去的解放軍戰士范毅燦,至今難忘自己在三年級時那個生病的雨夜——屋外大雨如注,巡夜的莊桂淦發現他燒得厲害,和梁純愛冒著大雨把他背到兩公里外的診所。在瓢潑大雨中,范毅燦被雨衣緊緊護著,到診所時莊桂淦夫婦已經渾身濕透。醫生為范毅燦打完針、配好藥后,莊桂淦夫婦顧不上喘口氣,打著手電,在凌晨4點又背著他趕回了學校,然后一直守著他到天亮。

  如今范毅燦每逢休假,就拿出自己的津貼,為西津畬族小學的孩子們購買生活、學習用品,6年來,累計已經捐出數萬元!霸谶@里,莊老師和梁老師就是我的家人!彼f。

  扎下來、干下去

  期盼更美好的未來

  為了接受采訪,莊桂淦特意穿了一身西服,面對鏡頭,從教多年的他有些羞澀:“只要干得動,我愿意在這里一直扎下去!”

  2017年8月13日,原本是莊桂淦退休的日子。女兒莊毓秀原本打算把他們接回老家,安享天倫。但是,當教育部門找不到合適的人來接任西津畬族小學校長,詢問莊桂淦是否愿意返聘時,他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對于這個決定,莊毓秀并不意外:“小時候我跟著爸爸在政和縣上學時,周末他不是和學生在一起,就是在干活,建校舍、修課桌,還經常爬到屋頂修漏雨的洞。那時候我不懂,但自己成為老師后,就理解了爸爸對學生的牽掛!

  2017年9月秋季開學后,西津畬族小學的校園很熱鬧:全校164個學生,其中特困家庭的孩子41個、留守兒童72個,申請住宿的學生達到了96個。

  原來,得知莊桂淦還在這里當校長,好多原本想把孩子送到城里讀書的家長,又把孩子送到了這里!鞍押⒆咏坏角f校長手里,我們放心!币晃患议L說。有些周邊縣村的家長也把孩子送到這里。

  近年來,西津畬族小學校園環境及師資教學不斷優化,成為遠近鄉村留守、困難兒童學習生活的幸福家園。為了讓孩子們改善生活,莊校長也常拿出自己的工資補貼學生!俺燥埨!”莊桂淦的一嗓子,讓孩子們都涌向了食堂。下午5點多,白斬雞、紅燒排骨,是學校這天的晚餐,孩子們吃得津津有味。

  “最大的心愿就是這個小學能繼續辦下去,給孩子們繼續帶來希望!鼻f桂淦說,這是他對未來最美好的期盼。


(責任編輯:景遠)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