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p17jr"><listing id="p17jr"><i id="p17jr"></i></listing></video>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video id="p17jr"></video></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cite id="p17jr"></cite>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listing id="p17jr"></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p17jr"></menuitem><var id="p17jr"><strike id="p17jr"></strike></var>
2021兩會 鞏固脫貧成果 推進鄉村振興
走在復興大道上
首頁 > 滾動資訊 > 正文

博士書記的農村“實驗室”

2021年04月22日 10:19   來源:光明日報   

  光明日報記者 俞海萍 龍軍 光明日報通訊員 王嵐芳

  “如果沒有你們扶貧隊,就沒有我們家今天的生活!痹谌ツ暌咔樽顕乐氐臅r候,湖南省邵陽市新寧縣枧桿山村的村民楊承基和扶貧隊員帶著村里生產的4萬多斤臍橙,捐贈給了湖北武漢和黃岡?烧l能想到,三年前這個村子還是省級深度貧困村,建檔立卡貧困戶119戶、456人。

  2018年3月,長沙理工大學扶貧工作隊正式入駐枧桿山村,開展為期3年的幫扶工作,依托科技智力資源優勢,探索高?萍挤鲐氈。工學博士、長沙理工大學教師宋劉斌就是扶貧隊的一員,任枧桿山村的駐村第一書記,大家都叫他“博士書記”。

  在擔任書記的第一天,宋劉斌就向全體村民和黨組織作出了莊嚴承諾:全村456名貧困人口如期脫貧,1435名村民在脫貧路上一個也不掉隊!三年后,這份承諾變成了現實,宋劉斌在枧桿山村的這篇“論文”也交出了滿意的答卷。

  把實驗室的“精準、嚴謹”帶到田間地頭

  在駐村幫扶前,宋劉斌在長沙理工大學科研部工作。對他來說,科研工作中科學嚴謹的態度,在扶貧工作中同樣重要!按迕駛冎v的每一個實際問題,都要一一解決,解決不了也要一一回復!彼偸请S身攜帶一個筆記本,村民反映的情況、自己看到的問題都會記下來。

  枧桿山村位于新寧縣西北部,由原枧桿山村和原官田村合并形成,其中原官田村坐落于高山陡嶺,平均海拔高度約為700米。這里的傳統經濟作物是臍橙和水稻,因為沒有科學的種植方法,產量不高、效益不好。為此,宋劉斌邀請長沙理工大學化學學院專家,針對當地土質特點研發酵素有機肥,既提升了臍橙的口感,又增加了產量;還通過“改坡為梯”的方式擴大臍橙種植面積。目前枧桿山村擁有150畝高山生態臍橙園和450畝臍橙老園,可實現產值超過200萬元,貧困戶還通過土地流轉、入股分紅、開墾、管護等途徑增加了收入。

  怎么讓水稻成為特色產業?扶貧隊中有人提出了“鴨稻共生,酵素種養”的種植模式。宋劉斌敏銳地察覺到這種模式可行,去隔壁婁底市學習經驗,請專家來做技術指導。在做足了前期準備之后,新的難題又擺在了面前:村民們對這種新思路產生了質疑。于是,宋劉斌提出由村集體來承包100畝作為試驗田,組成10人致富帶頭小組,風險由集體承擔,這大大提高了村民的積極性。

  讓鴨子充當水稻的衛士,吃掉害蟲,排泄物又能很好地滋養水稻生長,從而形成良性循環。整個過程不使用任何農藥、化肥,生產出來的綠色有機水稻不僅健康,而且銷路更廣。村里還跟婁底市的一個村組成“姊妹村”,并跟企業達成合作,為村里提供了很多工作崗位,村民的錢包逐漸鼓了起來。

  目前,全村已經種植了600畝綠色水稻,建成了150畝高山生態臍橙園、30畝高山生態養殖場、5畝大棚種植基地、兩個扶貧車間。插上了“科技”的翅膀,枧桿山村的發展就像坐了高鐵一樣,越跑越快。

  盤活“思想”這池水

  “脫貧不僅是物質脫貧,還要精神脫貧,要讓村民離開了我們也能發家致富,要讓他們的后代都能享受美好的生活。這才是我們來這里的意義!彼蝿⒈蟾杏|良多。

  脫貧,要牽住“思想”這個牛鼻子。宋劉斌把學校的黨建經驗引入到枧桿山村,邀請學校黨建專家來村講黨課,用通俗易懂的話把黨的理論、黨的歷史講給村民們聽。村民在思想上擰成一股繩,從根本上增強了脫貧的信心。

  “不學禮,無以立!币胩嵘迕竦奈幕,得有個學習交流的地方。村里有座20世紀70年代建的禮堂,后來改成了筷子廠。宋劉斌向學校申請了一筆資金,又請藝術學院和建筑學院老師重新設計,打造成文化活動中心,既可以組織文藝演出,又可以舉辦文化講堂、農業技術培訓等活動,實現了“一堂多用”。

  延續榜樣的力量

  留守兒童一直是宋劉斌的心頭病。為了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他向學校申請每年派8到10名研究生駐村支教,課程涵蓋語數外、地理、歷史等課程。

  宋劉斌還和支教的研究生們一起,把素質教育理念引入農村。每周六晚上定期開展“耕讀倉”活動。耕讀倉有兩層:一樓是農耕文化展覽室;二樓是讀書室,為村里的留守兒童講授傳統文化、禮儀品德等。每周六晚上,孩子們都早早在耕讀倉等著,因為在這兒學到的很多都是課堂以外的知識。

  “每次看到宋書記的身影,我都覺得這才是青春的樣子,我要做有意義的事!倍魏8氰艞U山村支教研究生的一員,在和孩子們相處的過程中,他發現孩子們對知識的渴望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段海庚時常思考,未來的自己是一個什么樣的人。當他看到宋劉斌的時候,心中有了答案。面對農村薄弱的基礎教育,他想讓更多的孩子走出大山,看看外面的世界。畢業之后他將選擇到基層去,到農村去。同樣的還有鄧銘華,支教結束后選擇去農村鄉鎮的中學教書。

  就像是一泓源源不斷的清泉,宋劉斌用他的青春影響著下一代人的青春。

  《光明日報》( 2021年04月22日 04版)


(責任編輯:景遠)

分享到:
35.1K